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道貌岸然 > 章四五七 你可以走了

章四五七 你可以走了

    难怪刚才有不好的感觉,没有听到心声。

    感知也怪怪的。

    原来女生已经没气了。

    所以,这是一个局?还是一个巧合?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他妈的是一个局,因为我感觉到不下二十人过来,将我包围。

    两个选择,一是拼了,逃出去,二是认怂。

    既然女生死了,肯定是想走法律程序,那么便是官面上的人,我掏出手机,为自己找一条退路。

    联系齐语兰,告诉她我出事了。

    说实话,找齐语兰找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还是要找,现在只有她能帮到我,况且,这件事,齐语兰安排的。于情于理都要找她。

    可是我拨了电话,却拨不出去,我关掉,又重新打了一遍,还是这种情况,我他妈的懂了,信号被屏蔽了。真够狠的。

    我打算硬冲,却听到那些人的声音。

    “这个人很危险,如果反抗,格杀勿论!检查一下枪支,都上好膛。”

    人多,有枪,并且人人有枪。

    困难一些。不过,可以试一试硬闯。

    可是有个问题,如果,我真的硬闯,必须心无杂念,必须要恨,那么出手必死人,这些人,听他们说话,便能知道不是凶徒,可却胜似凶徒。

    我杀人好说,善后不好说。

    原来我有特勤身份,有豁免权,杀人毫不顾忌。现在没免死金牌,这让人好无奈。

    打定主意,只能静观其变,等齐语兰搭救,这事,她心里有数,事是她安排的,我出了事,她肯定会搭救我,我的行踪郭天瑞知晓,会传达给齐语兰的。

    来的人,不是为我命,如果为了我的命,不会说这句如果反抗格杀勿论,一句话,便能判断出来他们的态度。

    那么,现在等他们上来这段时间做些什么好呢。

    自救吧。

    看看这事怎么发生的。

    我来到女生面前,女生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死不瞑目,我站在的这个角度看得很清楚,女生被侵犯了,侵犯者留下了体液,被单上有,味道还很大,估计离开没多久。

    女生的脖子有些淤青,估计是窒息而死。

    我只看了看,没动手,我怕破坏现场。留下不必要的痕迹。

    砰砰砰砰砰!

    脚步声传来,响彻天际。

    我转过了身,看向了门口,没让我等多久,冲进来七八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一进来。举起来对着我,齐刷刷的。

    我说:“各位,别紧张。”

    现在我还能说什么,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人家是有备而来,打了个我一个措手不及,早就埋伏在这里。只能随便瞎聊了。

    有人说别动,有人靠近过来,控制住了我,很粗暴,把我按在了地上,很快,进来的人更多。开始提取指纹,收集证据,重点是女生身上的残留物,我心想有必要吗?又不是我留下的,收集起来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仿佛被人遗忘。

    我听着这些人交流,听着他们的心声,确定他们也是警察来的,不过,其中不仅仅有警察,还有几个身份不明的人,感觉气质跟普通警察不一样,给我危险的感觉。

    十多分钟之后,无序变得有序,有人走了过来,跟我说话。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吗?”

    这人大概三十多岁,戴着眼镜,高,瘦,面相不讨喜。

    说实话,他的问题让我反感,都摆在面前了。明摆着就是阴我,还问我犯了什么事,真有意思,跟我套着聊啊!

    我说:“看热闹算事吗?”

    这人笑笑,说道:“有意思吗?”

    我说:“有意思,我过来就是办个案子,没想到闹出了人命,不过,我说出来你也不相信,何必让我说呢。”

    不知道这种人什么毛病,非要让我自己承认,大概是让我认罪吧,好走法律程序。

    眼镜男笑笑,说道:“嘴硬是没用的。说吧,为什么杀人。”

    我说:“我没有杀人。”

    眼镜男说:“现在检测手段众多,这屋里面大概都是你留下的痕迹,那死者的身上应该也有,这样你还不说吗?”

    我说:“没必要吧,你们要想嫁祸,总会找到证据的。”

    眼镜男说道:“董宁。我知道你是来办案子,我也知道你之前是特勤,我也是特勤,所以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觉得你可以抽身而退。”

    原来是特勤,怪不得给我危险的感觉。

    厉害,竟然找到特勤来搞我。

    不对,没准是特勤找到了易鸿远来搞我。

    那么,那个女生是谁杀的。

    为了陷害我不惜夺走一个人的性命吗?

    我不说话。

    眼镜男问旁边人,说道:“人到了吗?”

    “到了。”

    眼镜男说:“让他上来吧。”

    很快,人上来了,是郭天瑞。

    他看到我,脸上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懂了,郭天瑞也牵扯其中,他告诉我来这里,怎么可能跟他没关系呢,我说怎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别扭呢,原来郭天瑞也知道欺骗我,他良心过不去。

    可是,郭天瑞做了,说明他有这么做的道理。

    眼镜男说道:“郭天瑞郭警官,你来说说吧。”

    郭天瑞看了我一眼,别过了头,说道:“董宁是我的搭档,跟我一起查案子,我们遇到一点麻烦,今天找到这个女生。问了一些问题,当时,董宁对女生表现出来很大的兴趣,问了一些很私人的问题,我不好说话,就没有说,没想到。董宁要到了女生的电话,还说要约女生,他说要借着问案,把女生约出来,我劝了他,可是他不听,可是我没有想到他真的把女生约出来了。并且丧心病狂的害死了女生。”

    好机械的描述,一点都不惊心动魄,让人没有代入感。

    郭天瑞说完,如释重负。

    眼镜男不是很满意,他看了郭天瑞一眼,很快又移开。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笑笑,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你们来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么蹩脚的设计,让我说什么。

    眼镜男看了我一眼,说道:“带走吧。”

    带我离开的时候,经过郭天瑞身边,郭天瑞了一句,“对不起。”

    这一句,大概只有我听得清楚,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完全是嘴型。

    我冷哼一声。

    说实话,我只是摆摆态度,我不怪郭天瑞,他低头肯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被逼无奈。没办法,人生在世就是这样,要不断的妥协。

    当晚,我被关了起来,第二天自己一个人干坐了一天,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我心情还可以。就是有点想要知道外边的讯息。

    第三天,我见到了齐语兰,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董宁,对不起,我害了你。”

    我说:“领导,你快别这么说,谁也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齐语兰看起来忧心忡忡。我问她怎么了,齐语兰说道:“董宁,这件事对你很不利,周围没有监控,无法证明你的清白,但是证据确凿,屋里面有你的指纹,也有你的残留物。”

    我说:“不可能,我都没有做那事,证明可能有残留。”

    齐语兰说:“你别激动,有可能是伪造的,可是他们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我说:“领导,到底是谁要害我。这里面有特勤参与。”

    齐语兰说道:“我知道有人牵扯其中,但是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现在证据有了,证人也有了,你的情况不乐观。”

    证人大概就是郭天瑞吧,真心寒啊!

    可就在我跟齐语兰说话的时候,那个眼镜男出现了。他跟我说了一句话。

    “董宁,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