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征服(2)

    明亮的阳光下,小克拉苏带领着三千蛮族骑兵冲向了格鲁曼人的阵地。那些日耳曼骑兵延续了他们之前的战法,副骑手提前跳下马背,拉弓射箭,掩护佩戴近战武器的主骑手冲锋。

    马科尼曼人的骑兵和乌皮人争先恐后的冲锋,箭雨从他们的头顶掠夺,洒向了对面格鲁曼部族的人群中。

    出乎意料的是,格鲁曼人在遇到骑兵突袭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慌失措,而是愤然举起柳木盾和长矛,试图抵挡这些替罗马军团作战的部族骑兵。或许是体内流淌着纯正的日耳曼血统,这些蛮族战士在战马冲锋而来的前一刻,依旧举着长矛,做着螳臂挡车的无畏之举。

    下一秒,战马像洪水猛兽一般,推倒碾压了格鲁曼部族大批的战士。他们的躯体成为了血肉模糊的尸体,有些尸体被践踏得面目全非,不少格鲁曼步兵在骑兵冲来的一瞬间被撞飞,腾空,落下的时候又遭到了无情的践踏。

    一波狂野冲锋下来,原本格鲁曼人密密麻麻的前线阵地,顿时被夷平了三分之一,几分钟前还是人声鼎沸,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此刻,却变成了一堆惨不忍睹的尸骨。然而,在没有马镫的年代,骑兵冲锋的代价也是高昂的,阿庇斯的日耳曼骑兵卫队这边,也在一轮冲锋过后,死伤了一百多号人,大多数是被反冲力推下马背,摔伤摔亡的。格鲁曼人硬生生用人墙挡住了这次冲锋。

    而后,骑兵在小克拉苏的战地命令下,紧急撤退,毕竟这玩意不是用来近战的,当大量嗜血的格鲁曼人再次涌上来的时候,阿庇斯的日耳曼骑兵队已经带着辉煌的战功溜出了战场。随之而来的,是大批的罗马军团正规军。

    这些经历了数次生死大战的罗马老兵用盾牌组成方阵,盾墙,缓步前进。吼着雄浑有力的口号,踏着整齐的步伐,步步逼近。就像一道恐怖的赤潮,逼近格鲁曼人散乱的阵地。

    随后,残存的格鲁曼战士在部族长老,首领的带领下,怒吼着朝罗马人的方阵,展开了冲锋。或许是之前鲜有和罗马军团打交道的经验,这些蛮族战士冲锋起来毫无畏惧,他们**着上身,用斧头和短矛做武器,少数贵族则披戴着铠甲作战,场面上,红色的罗马军团在逼近敌方的前一刻停止了前进,赤色的浪潮密集的推挤在一起。

    “盾牌防御!”

    百夫长怒吼了起来。随即,号角响起,鹰旗被推到了前线。在耀眼的阳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那是军团的荣耀……

    混乱噪杂的冲锋中,无数的标枪划过长空,呼啸的飞进了格鲁曼人的人海中。一如往日的画面重现,由于在之前的日耳曼大联盟作战中,格鲁曼人没有加入,他们还没有和罗马军团作战的经验,面对有如蝗虫飞过的标枪雨,毫无盔甲防护的格鲁曼人损伤惨重。战士就像秋后的稻穗被收割般成片成片的倒下。重标枪刺穿蛮族步兵的身躯,臂膀,大腿,甚至脑袋。鲜血横流。恐惧开始在军中蔓延。然而,格鲁曼人并不能撤退,如果战败,他们的家园将被夷为平地,他们的族人将永世接受罗马人的奴役。对于这些顽强的斗士来说,另可战死,不愿成为奴隶,供人奴役剥削与享乐。

    在稍作调整后,剩下的格鲁曼人在酋长的亲自带领下,愤怒而疯狂的扑向了十三军团的阵地。他们踩在自己同伴的尸体前进,眼里却只有愤怒与嗜血。黑色的浪潮涌向红色的堤坝。短兵相接的那一刻,无数的刀剑碰撞声响起,无数的惨叫声响起。

    罗马士兵在盾牌的防护下忍受着格鲁曼野蛮人疯狂如野兽般的猛攻,尽管在经历了骑兵冲锋和标枪打击后,格鲁曼部族人数大减,但是仅仅这一万多人的步兵,也够罗马军团受的了。许多罗马大兵在格鲁曼人如疯狗般的打击下失去了耐心与理智,在百夫长还没吹响进攻号角的时候,便起身刺出自己的短剑,后果可想而知,狂怒的格鲁曼战士一斧劈断了罗马士兵的脖颈,军团步兵的脑袋像皮球一般腾空飞起,带着浓烈的血花四处飞舞。

    而暴躁的格鲁曼战士一旦无头无脑的跳进军团的方阵中,结果也是一样的,他们被成群的罗马士兵乱剑刺杀,虽然没有蛮族砍杀罗马士兵时那么血腥,但是蛮族战士的死亡过程却无比痛苦,那些锋利的铁质短剑刺破皮肤,穿破内脏,然后残忍的拔出放血后再次刺入,只听到蛮族战士那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还有渐渐倒下的躯体。

    层层叠加的龟甲阵不断承受着蛮族狂躁的进攻,外围的斧头,长剑就像雨点般打来,盾墙上传来了叮叮咚咚的打击声,在前线,几乎已是水泄不通。直到这时,李维乌斯才下达了刺杀与作战的指令。那些压抑了许久的罗马士兵开始狂怒的从盾牌缝隙间刺出短剑。格鲁曼人的躯体成片成片的倒下,不到半个罗马时的时间,便堆满了罗马军团的前排阵地。血水流淌着漫过罗马士兵的脚踝。

    而这时,之前撤出战场的阿庇斯的日耳曼骑兵,击败了格鲁曼人的骑兵,迂回到部族步兵主战场的后方,发起了冲锋……

    伴随着日耳曼骑兵冲锋的还有拉比努斯的罗马军团骑兵,两路骑兵大队从蛮族大部队的后方发起了猛攻。

    就像一场围猎,而不是一场战斗,在罗马军团各种战术和包围合击下,狂暴嗜血的格鲁曼人大军不断减员。阿庇斯惊讶于如果对手同样是罗马军队或者是希腊,东方的军队,这样的战损减员下,早就士气崩溃了,而看场上的这些日耳曼战士,他们除了挥舞战斧,木棍迎击来犯的罗马军队,再无其它表现。仿佛是一群不知恐惧的野兽。

    由于格鲁曼人不愿投降,阿庇斯只能下令将其全歼。直到黄昏的时候,这场战斗才渐渐停歇了下来,偌大的森林浅滩战场,躺满了格鲁曼人密密麻麻的尸体,大多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血水将流经森林的几条小溪都染红,不少死去的格鲁曼人尸体则随着河水冲到了下流。阿庇斯一身戎装,手上没有沾一滴鲜血的走过战场,却看到了士兵们那沾满邪恶鲜血的双手,不少罗马士兵甚至还在残缺的蛮族战士尸体上寻找着值钱的财物,尽管这些野蛮人身上实际上几乎毫无值钱的东西……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血腥味,又一个抵抗的部族,被阿庇斯的军团,踩在了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