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小村那些事 > 第七百二十章 燕区长的软柿子

第七百二十章 燕区长的软柿子

    把铜头老四放倒之后,杨小宝不仅没觉得高兴,还很懊恼,因为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只跟铜头老四说赢了要涨价,却没来得及说清楚要涨到十万,现在把人都打昏了,这话能跟谁说去?

    铜头老四的马仔手下上前要抬走老大,杨小宝一脚踏在铜头老四的背上,笑着说道:“想抬人走可以,但是有一条,我的价钱要涨到每平方十万。”

    “啊?”众马仔一听这个报价,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答应杨小宝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想上前动手又不敢,毕竟刚刚一身功夫的老大都折在杨小宝手里了。

    “记得等你们老大醒了告诉他。赶紧抬着人滚吧!”杨小宝懒得为难这些小喽啰,一脚把昏迷的铜头老四踢了一个翻滚。

    众马仔忙不迭抬起铜头老四放到车上,灰溜溜地撤了。

    很快,刚刚还声势颇壮的拆迁队伍,又是挖掘机又是翻头车又是中巴车什么的,一股脑儿全走了个干干净净。

    巷子内外暴发出一声声喝彩,围观村民们都不自禁地叫好,鼓掌。

    “好!好样儿的!杨哥牛逼了!”

    “铜头老四再不敢来了!”

    “什么铜头老四,以后要改叫老二了!哈哈哈”

    五仙村的村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在这场拆迁对抗之中,反抗欺凌战胜铜头老四的希望。

    经过这一场打赌,铜头老四想来下马威不成,被杨小宝搞成了一个“反下马威”。五仙村的拆迁工作就此停滞下来,铜头老四的拆迁队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进村,童老四本人也迟迟没有动静。

    咋看上去反低价拆迁抗争似乎取得了阶段性的初步胜利,杨小宝却知道,事情远远不会如此简单这里面涉及的利益太大了。

    与此同时,五仙村的一个“上门女婿”一拳干翻本乡头号地霸铜头老四的事情,也迅速轰传了整个海州市东关区,当然也传扬到了燕区长的耳朵里。

    燕紫不用打听这人到底姓甚名谁,就知道肯定是杨小宝干的好事。

    是好事,确实是好事。燕紫对铜头老四此人也是殊无好感,很愿意看到他吃上一个大亏,至少以后别再那么嚣张任性的横行乡里。

    可是另一方面,站在东关区政府的角度,杨小宝此举实际是把局面给复杂化了。作为区县一级的地方政府,燕紫并不怎么关心拆迁户能拿到多少补偿款,也不关心开发商要付出多少代价,两边能双赢都感到满意是最好的。真要是一方得便宜,一方吃大亏,只要吃亏的那方能够忍得下,那也就无所谓。

    燕紫看重的只有一条:别出乱子。只要你们双方能谈得拢,不管是谁大谁哪边硬哪边软,只要拆迁工作顺利进行,城乡建设规划如期完成,那就是一项大大的政绩了。

    反过来,如果因为拆迁在辖区地面上闹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比如说几十上百号人群殴械斗,甚至泼汽油放火、躺轮胎拦车之类的,搞出了什么群死群伤事件。不管区政府在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处置不当,她这个直接领导是一定会背上黑锅的。

    可是现在杨小家这么搞了一个大新闻,那分明就是在挑动拆迁户们群起对抗提高要价。换句话说,简直就是在鼓动拆迁护做钉子户坐地起价!

    要知道整个东关区辖区内,要拆迁的可远不止是五仙村一处。一想到会有很多拆迁户群起仿效杨小宝,一开口就是要价十万,不从就拿起家伙跟折迁队硬杠,搞得辖区之内遍地烽火,四处生烟的情景,燕紫的头大了一百倍不止!

    解铃还需系铃人,趁着杨小宝还没有把对抗升级,还没有起到足够大的示范效应,必须得先让这家伙认个怂,从而大事化小事化无,把冲突矛盾消弥于在这个刚冒头儿的时候。

    事关前程大局,燕紫顾不得跟杨小宝的旧有恩怨与意气之争,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开门见山道:“杨小宝,我是燕紫,有事要跟你谈谈,出来见过面吧。”

    “行啊。”杨小宝问都没问什么事,一口答应下来,懒洋洋地说道:“在哪儿见面?”

    “还是到我办公室吧。”燕紫也是事忙,不好抽出专门时间约见杨小宝,选在办公室能节省不少时间。反正杨小宝也来过一次,那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杨小宝一如即往的态度很拽:“那算了吧。我又不是你下属,你召之即来啊?看你摆官威显官派很有意思啊?上次去你办公室打你屁股那是我义务劳动,义务劳动你让我天天干啊?”

    燕紫气得差点把话筒摔了,强忍着说道:“一小时后好时光餐厅,行吗?”

    “行啊。这次是你求我见,记得你要比我先到,点好菜等着。”杨小宝挂了电话。

    好时光餐厅包厢里,燕紫点好菜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多,杨小宝才姗姗来迟。

    也不打什么招呼,一屁股坐在她对面,杨小宝拿起筷子风卷残云大吃起来。吃完打了一个饱嗝,杨小宝看到燕紫连碗筷包装都没拆,笑问道:“怎么,你不吃?”

    燕紫面无表情:“没胃口。”

    杨小宝嘿嘿一笑,凑近燕紫那张板起来的官派脸孔:“是看到菜没胃口,还是看到我没胃口?”

    燕紫冷着脸说道:“都是。”

    “很好,那我走了。谢谢你请客哈。”杨小宝站起身来,直接就往外走。

    燕紫急眼了,一拍桌子命令道:“杨小宝,你给我站住!”

    杨小宝就像没听到似的,脚下没有停步。

    燕紫没法儿,只好硬着头皮放下身段,柔声恳求道:“杨小宝,我有事情想跟你谈,你先别走,听我说完好吗?”

    杨小宝这才回过头嘻嘻一笑,一脸很惊讶的样子:“我就说谢谢你请客,什么时候说现在就要走啦?我就想先去上个厕所,这个你不会反对吧?”

    燕紫哭笑不得,心里也算明白过来,摆架势显威风这着招儿对于杨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这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不能在他面前当“燕区长”,那得当“燕姐姐”才行。

    等到杨小宝从洗手间回来,燕紫已经调整了一下心态,好言好语的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在坦言了区政府的担心,指出了杨小宝此举可能会带来不好的示范效应,造成广泛的恶果,搞得遍地生乱。

    “呵呵。”杨小宝听完冷笑了两声,盯着燕紫的脸孔说道:“你知道你插手这些,给我的印象是什么吗?你吃得不多,管得到多!拆迁本来就应该是一个你情我愿的事情,用一句时髦行话叫啥,叫市场行为。”

    听到杨小宝居然给自己讲起了大道理,燕紫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只是冷笑。

    杨小宝心里不爽,一口气把话说完:“开发商和拆迁户,谈得拢就拆,谈不拢就不拆,这多简单的事?本来不关你们的事,你们非要运用政府权力介入,这不是平乱,是在添乱,懂吗?正因为知道你们怕出乱子,出了事也一定会出来兜底和稀泥,所以开发商拆迁队才敢于不讲规矩乱来。听明白了吗?我的燕区长?”

    这一席话说得燕紫愣住了,她还真没想得这么深过,但心里还是感觉很不忿,反驳道:“就算你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可我这么做,那也是为了避免两方面冲突激化,为了辖区的安定环境和老百姓的生活不受到破坏,同样也是也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

    “那我可要谢谢燕区长的关心了。”

    说是谢谢,杨小宝语气里可没有半点儿谢谢的意思。

    他冷笑着说道:“我承认你的意愿和动机是好的。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说的是为了避免两方面的冲突激化,所以要促成妥协,息事宁人。对,这样做有道理。

    可是,你为什么首先想到的是找到我,要让我这一方妥协,让我息事宁人?你咋就没想过找开发商,找拆迁队,让他们退让一步息事宁人呢?还不是因为你骨子里就觉得开发商很有钱很强大,拆迁队够狠够暴力,我一个就既穷又孤弱,所以压得我退让妥协就很容易。柿子要挑软的捏,不是吗?”

    燕紫被这个问题问得目瞪口呆,跟傻掉了一样。

    但是她心里也不得不承认,杨的完全在理。甚至不仅仅在这件事上在理,所有类似的事情处置都是这个理。地方政府能够动用的资源与手段也是有限的,为了平息事态,那当然是哪边柿子好捏就捏哪边。

    这就是个本能行为,根本都用不着去考虑权衡,所以她才会想都不想就把气撒到了杨小宝的头上,怪他刁民不老实,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杨小宝做的这些既不是犯法,也不是犯错。

    “杨应该怎么办?你是想我为你主持公道,让开发商和铜头老四向你服软吗?”燕紫心虚气短,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你要是真这么指望,那也太看得起我这个区长了。这个是市里定下的项目,开发商的背景很不得了,我这个小芝麻绿豆官儿,人家只会面儿上客气,哪会真把我放在眼里?”

    “你想多了。”杨小宝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要你做得很简单,转告开发单位的话事人:我愿意登门吃他一顿牛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