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我的冰山女总裁 > 第650章 调教贱奴

第650章 调教贱奴

    “云剑晨,你把我们放了,我们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了。74b83”

    “云剑晨,你只是个不入流门派弟子,得罪我们青竹宗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其他青竹宗弟子也纷纷对云剑晨威胁着,云剑晨冷冷看着他们,说道:“我早知道你们这群狗犊子会耍赖,所以我才会让你们立下天道誓言,你们若是不想他日渡劫之时被天道责罚,就给老子滚过来。”

    那些青竹宗弟子一个个脸色涨得难看了,他们所忌惮的也正是这个,否则他们这些人早就撒丫子跑路了。

    云剑晨走向被他所轰倒的那片小竹林。用竹枝编织成一条竹鞭,拖着长长的竹鞭走向陈永裕。

    陈永裕往后倒退了几步,那条长长的竹鞭在云剑晨真元力灌入之下,当即变得非常坚硬。狠狠抽击在陈永裕身上,当即就在陈永裕身上留下一道又粗又长的伤口。

    “还敢躲!”

    云剑晨眼中流露出一抹冷笑,扬起竹鞭当即就把陈永裕抽翻在地。

    那些青竹宗弟子眼看他们陈师兄被云剑晨抽击,一个个愤怒咆哮。云剑晨身影掠动了下,当即扑向了他们。

    竹鞭扬起,竟一下子抽翻三个人,这些人直接被他抽得鲜血直流。

    啪!啪!

    云剑晨竹鞭狂舞,那些青竹宗避之不及,一个个被云剑晨猛抽着,很快,他们就被抽得体无完肤了。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着。

    云剑晨走过去,猛地踩碎高胜年脚踝处骨骼,那凄厉无比的惨叫,顿时令其他青竹宗弟子心神为之一紧。

    “都给我滚起来,否则你们都别想站起来了。”

    云剑晨一声暴喝,其他人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即使是高胜年也只能忍着剧痛,单脚落地,勉力支撑着。

    “给我把这里竹子全部扛起来!”

    云剑晨朝他们命令道。

    这些青竹宗弟子脸色都有些迟疑,云剑晨又扬起竹鞭抽了过去,这些青竹宗弟子敢怒不敢言,只能依言把倒在地上的竹子全部扛了起来。

    “贱奴们,跟老子回去!”

    云剑晨下令道。

    云剑晨走了几步,往回一看,眼看陈永裕肩头上竟然只扛着一株毛竹,当即扬起竹鞭抽了过去。轻喝道:“陈永裕,你个贱奴,别给老子偷懒。”

    “云剑晨”

    陈永裕气得肺都要炸了。

    云剑晨扬手又给陈永裕脸部赏了一鞭,直抽得陈永裕脸颊鲜血直流。

    云剑晨面色冷然。说道:“你还敢瞪主子?”

    陈永裕感受着脸颊处那抹火辣辣的剧痛,眼中所冒出的怒火比火山爆发还要恐怖,在云剑晨冷峻的目光之下,陈永裕还是低下了头。不敢再硬抗云剑晨了。

    云剑晨朝着其他青竹宗弟子说道:“你们几个给陈永裕十株竹子扛扛,到你们几个在帮着陈永裕,我会让你们皮肉开绽。”

    “听到没?”

    云剑晨眼看他们把他的话当做耳边风,声音立即就提高了几分。

    “知道。”

    “听到了。”

    这些青竹宗弟子面对如此强势的云剑晨。也彻底没辙了。

    云剑晨带着陈永裕等人回到截天教所在地,凌梦洁也从那栋别墅里走了出来,看到陈永裕他们各个扛着竹子,眼中有些疑惑。

    在这之前,这批青竹宗弟子可是来到这里,找过云剑晨麻烦,怎么现在看起来,一个个像是过来帮忙似的。

    云剑晨走向凌梦洁,说道:“师傅,他们是我新收的一批贱奴,会在我们这里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之内。他就是我云剑晨贱奴,自然也是我们截天教贱奴,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使唤他们,别把他们当成人看。”

    凌梦洁听了他这般解释,眉头微微皱了皱,还是转身回到自己别墅。

    至于陈永裕等人听到云剑晨这么说话,一个个心中狂怒着。要不是云剑晨太过霸道,他们非得把云剑晨祖宗十八代问候几遍不可。

    “看什么看,都把竹子放下去,都给我滚过来。”

    云剑晨命令道。

    陈永裕等人没有像之前那般抗拒了。他们知道自己再反抗也没有用,只会给自己招来竹鞭抽击,所以他们变得相当配合了。

    云剑晨把别墅建造图纸拿了出来,向他们认认真真解释了几下。

    他们听得都表示明白,然而在建造别墅过程之中,还是出现很大纰漏。

    云剑晨看得火大,扬起竹鞭又把他们抽打了一顿。

    陈永裕等人虽然对云剑晨恨意更加强烈,却也更加配合了,他们都不是愚蠢之人。

    很是清楚自己情况了,知道自己若是不好好配合云剑晨,只会招来皮肉之痛。

    所以他们变得有点积极了,建造别墅也有所进展了。

    他们虽然把心思投入到建造别墅之中,却时时刻刻留意着外面的情况,期待着严怀玉能够把师门长老叫来。

    与之同时,离这里十来公里之外有座高耸山峰,这座山峰相当高。海拔有三四千米之高。

    在峰顶之上坐落着很多大小不同的宫殿,这里身着青衫的弟子随处可见,这里就是青竹宗所在地。

    中央处坐落着数座宫殿,其中一座正是议事殿。

    此时此刻。议事殿大门紧闭着,而在议事殿之外,严怀玉正在焦急等待着。

    自从陈永裕败落成为云剑晨奴隶,严怀玉就带着人以最快速度赶回师门。

    然而等她们赶到师门。想向宗主他们汇报的时候,宗主他们正好和长老们在开会着。

    所以她只能在外面干等着,严怀玉对守卫又说道:“能否进去通报下宗主,我有要紧之事需要汇报。”

    “不行,你已经问过我数次了,请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

    议事殿守卫还是冷冰冰回应。

    严怀玉心急如焚地说道:“你就不能通融一下么,这件事关乎我们青竹宗声誉”

    “宗主交代过,未经许可,不得进入宫殿!”

    议事殿守卫不咸不淡回应道。

    严怀玉见对方死活不肯让步,也只能放弃了。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议事殿大门终于开了,严怀玉当即以最快速度冲了进去。

    本来准备退席的长老们。看到这一幕,都露出几分疑惑。

    “严怀玉,你一声不吭,如此急匆匆闯进来。成何体统!”

    青竹宗七长老面有愠色,冷喝道。

    “宗主,我有要紧事向您汇报。”

    严怀玉说着就单膝跪在地上,抬头看向坐在上面的青竹宗宗主。

    青竹宗宗主缓缓说道:“什么事?”

    “陈永裕等十七个师弟和别人约战。他们败了,根据之前所签订的赌约,他们要当别人三个月奴隶。”

    严怀玉汇报道。

    “什么?”

    青竹宗七长老率先忍不住了,暴喝道。

    青竹宗宗主以及其他长老一个个看向严怀玉,每个人脸上都不是那么好看了,陈永裕可是他们青竹宗弟子,现在竟然沦落成别人奴隶,这对他们青竹宗是种莫大的屈辱。

    严怀玉将事情真相一一说了出来。还包括之前云剑晨和陈永裕之间矛盾冲突。

    “这个名字叫云剑晨的人,在同辈之中真有那么强。”

    青竹宗宗主缓缓道。

    “宗主,我觉得他可能还有所藏拙,云剑晨绝对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人。我甚至都怀疑他拥有越级而战的能力。”

    严怀玉面色凝重地说道。

    “七长老,你对陈永裕颇为器重,这件事因为陈永裕而起,这件事由你来处理,如何?”

    青竹宗宗主看向七长老,七长老颔首道:“宗主,我必定会把陈永裕他们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