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高冷总裁十九岁 > 第二百七十八章:我就是个混蛋

第二百七十八章:我就是个混蛋

    “晨哥,刚才的话还没回答我呢!”冯程程呷一口红酒,一双美丽的俏眼在看我。

    “我,我不知道……”虽然喝了些酒,我也很想和冯程程发生点什么,可是,我的理智还是清晰的,这个时候,我断然是不许胡闹的,我不能对不起婉儿。

    就在这个时候,冯程程的手机竟然响了。这丫头站起身,咿咿呀呀的接了好一会电话,才满脸惆怅的坐了下来。

    “晨哥,刚才你猜我接到谁的电话了?”冯程程皱着眉头说道。

    “谁啊?这么紧张。”看看她的样子,我有些搞不明白到底是接了谁的电话,竟然这表情。

    “老于,诚意集团的于总。”

    “啊!”听说是老于,我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漫过心头。“于总有事,半夜三更的打电话过来。”

    “没,没事,我才不信他的鬼话。”冯程程眉心皱在一起。

    “怎么了?就跟我说说呗。”从冯程程的脸色里,我知道肯定有事,而且这事跟我有关系。看来,样品的事包不住了。

    “其实,我不信他的话。他说…………”冯程程欲言又止。

    “他说什么了?你告诉我啊!急死我了都。”其实我不问,也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了,可是,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

    “他说你把样品卖给他了,十万块……”冯程程略微沉思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冯总,你,你听我解释。”得到证实,我的大脑轰的一下,奶奶的,东窗事发啊!这下完蛋了,人家知道这事了。

    “晨哥,不用解释,我信你。”冯程程说道。

    “程程,我,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的解释。”我无地自容。

    “晨哥,真的不用解释,你不是那种人。我喜欢的人绝对不会是那种人。”冯程程看了我一眼,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事已至此,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晨哥,继续上一个话题,你喜欢我么?”冯程程喝了酒,脸上开始变得红润,肩露出大半个。

    冯程程这么相信我,我觉得特愧疚,这女孩真不错。做老总就是这个样子,要相信自己的下属。可是,我确实是犯了错,尽管本意并非如此。

    “我,我喜欢……”我这是发自内心的,我确实喜欢冯程程,喜欢她那娇人的面庞。“可是,可是我已经有了婉儿了。”

    “晨哥,咱能不谈婉儿么?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妨碍你俩的幸福的,不过……我想……”冯程程手一抖,把身上的浴巾缓缓地退去。

    “程程,冯总,别,别这样。”我下意识的后退一下。

    “晨哥。”冯程程牙齿咬着嘴唇,朝我跟前凑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的心理在作怪。领了曾经告诉过我,女人,只要是上了,就是你的了,即使成不了夫妻,她的心灵也是你的了,起码是心里有你了。今天看来我必须得把冯程程拿下,否则的话,把样品外流的事,我不好解释。既然冯程程成了自己人了,这件事就可大可小了。这女孩也说了,人家不会破坏我和婉儿的情感的。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奶奶的。今天就对不起婉儿一次,反正也没人知道。今晚拿下冯程程,画稿的事她肯定会替我掩盖的。我把她抱起来。

    完事,我躺在那里,觉得挺失落的,这么做,我太对不起婉儿了。但是,我没有更好的办法,我要是不征服冯程程,这女人就不会把我当自己人看,有一天出卖画稿的事传出去,婉儿会更加恨我,她不希望身体出轨,更不希望我灵魂上出卖公司的利益。

    冯程程虽然看似温柔,却是一个**很强的女孩子,她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单纯的跟清水似的。在床上完全变成另一个样子。

    最后,我俩也不画画了,偎依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外面起了敲门声。

    “谁来了?”我一个抖擞坐了起来。

    “看你吓的,半夜三更还会有谁?肯定是酒店的人,来收拾咱吃的剩饭剩菜来了。你躺一会吧,我去开门,就你这个样子,会吓坏人家小女孩的。”冯程程抓起浴巾,围在身上,赤着脚出来开门。

    我用被子围着身体,只露着个脑袋。

    门开了。

    “啊!是你?”开门的瞬间,冯程程掩着嘴巴惊叫道。

    “冯总,是我,我来汇报点事。”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奶奶的,完了,柳苏苏这女人,阴魂不散啊!

    “啊!孙晨,你,你真的在这里?”挤进来了柳苏苏惊愕的看着我,华容失色,手指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苏苏,我,我可以解释。”我差点羞死了,完了,彻底的完了。

    “解释,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么?看看,这都是你做的好事。”柳苏苏指着地上用过的纸巾套套什么的说道。

    “柳经理,别激动,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冯程程竟然表现的出奇的冷静,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问题已,一个人不能只看她的表象,而是看她的内心。冯程程表象柔弱,但是内心却很强大,这个时候被捉,竟然表现的异常冷静。

    “冯程程,这事无论如何跟我扯不上关系吧?还有事情问我?”柳苏苏的举动让我也感到震惊,她竟然直呼冯程程的名字。

    “不尽然,我问你,诚意集团画稿跟在公司很相似这件事,你不知道么?”冯程程脸上氤氲着冷笑问道。

    柳苏苏眉心皱了一下;“冯程程,这件事跟孙晨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我一手操作的,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我不希望这事成为你俩今天在一起的理由。”柳苏苏说完,转眼看我;“孙晨,你让我觉得恶心,你配不上婉儿,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说完,这丫头一边掏手机,一边窜了出去。

    我看情形不对,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去追柳苏苏。却被冯程程给抱住了;“晨哥,我,我爱你,我不让你走。”

    “程程,别,别这样好么?我对你一点也没感觉。”这个时候,我完全清醒了,我的心里,真正爱着的是凌婉儿。我和冯程程之间,要是有的话,也就是那点生理**了。

    “晨哥,为什么?我哪里比婉儿差?”冯程程抱着我,眼圈红了。

    “冯总,你比婉儿优秀,可是,我和她已经定了终身了,而且在日本还根据日本的风俗习惯结了婚,请你放开我。”这个时候,我再看冯程程的时候,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啊!你,你,你们举行仪式了?”冯程程惊讶的瞪着眼睛,接着顿一顿说道;“晨哥,对,对不起啊!我会跟婉儿解释清楚的。”

    “别解释了,你好好的休息吧,我自己解释就行了。”我把冯程程推到一边,奔袭了出来,来到外面,并没有发现柳苏苏的影子,我惊慌失措,给她打电话,希望她别把一切告诉雪子,可是,她的电话却忙音。

    我快速地跑回梅园山庄的酒店,闯进她的房间,床上只有一个外贸部的小女孩。小女孩被我惊醒了,用被子捂住身体,眼神里流露出惊恐的表情;“孙总,你,你要干什么?”

    我苦涩摇头,“我什么也不干,就是找柳经理。”

    “柳经理,柳经理…………”女孩懵懂的看着柳苏苏的床铺。“她好像不在。”

    我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机就响了。我低头看一眼,一丝苦涩漫过心头,竟然是凌婉儿。看来,柳苏苏是把我和冯程程之间的事情告诉她了。

    我思衬一下,把电话挂断了,鼻翼处一酸。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我,我还有权利接她的电话吗?

    孙晨!真是混蛋啊,不是说好不会对不起婉儿的事么?怎么就把持不住呢?我跌跌撞撞的从梅园山庄走了出来,用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心里在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