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枭雄 >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的货就是你的货!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的货就是你的货!

    暂且接管张嵩山的位置有些出乎意料的顺利,虽然我已经想到了很多种将要面对的可能,也同样做好了各种应对,不过这般迅速替代不由得让我有了很多想法。

    虽然很基础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一直都给下面的混混们以张嵩山的心腹直系的形象行事,可依旧没人站出来发出一点质疑是声音,这说明张嵩山的老大做的实在失败。

    这注定了他的势力即便不被我接手,也会被其他人接手。

    权利过于集中,很形象直观的表述,就像一座金字塔,塔底直到半腰都是正常的,但是支撑塔尖的只有一根柱子。

    那么当塔尖被摘掉之后,原本支撑的那根柱子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塔尖。

    张嵩山就是那根塔尖。他在前阵子疯狂的扩张自己的地盘时,只顾着要地盘要金钱,却未曾多培养几根柱子来支撑他做塔尖,而只是几乎整天都被我一个人围住转。根本没有制衡我的其他人。

    就算涵哥是长老,但他在张嵩山的团体里并没有什么实权,很无力。

    我坐在原本属于张嵩山专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安静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马学东坦克哥。还有坦克哥通知而来的烟鬼,李继杨和邵哲几人闲谈,不由得深想,如果有一天事出有因,我不小心落的跟张嵩山一个下场,他们会怎么做?

    亲兄弟,也会有明算帐的时候。

    很早以前我特喜欢卡耐基的那本人性的弱点,人性这种东西。最不可捉摸。在面临某些选择的时候,不是所有人都真的会义无反顾遵守当初的誓言,能坐在这里的都能说得上是我的兄弟了,但我没有奢望过他们都能始终忠诚与我。

    至于为了我付出生命这种事情,我从来不敢考虑。

    彼此制衡与牵制,这些是需要的。

    仔细想想,貌似在整个世界上,都没有哪个民族敢说在制人驭下这方面能比得上我们国家。

    毕竟几千年以来,老祖宗一直在精修帝王心术。

    马学东冷不丁说道:“望哥,你可真够厉害的,刚刚那些事情居然都在你料想的范围内,你说你这是不是开了外挂啊。”

    听到他的话,我心底哭笑不得,我哪有什么外挂,不过就是多深入想了想,结合张嵩山的团体状态和我在书上学到的东西罢了。

    或者我这也算是有外挂?不过我这种外挂每个人都有。只不过我更会使用而已。

    “要是没你们兄弟帮忙,我一个人就算再料事如神也做不到啊。”我笑着说道:“不过东子,士别三日真是刮目相看,你在酒吧里的表现真是满分。很有气场。”

    “哈哈。”马学东得意道:“这算啥,就那么点人还想以气势压倒我?我可是见过更大场面的人。”

    我明白他说的是那次被徐庄鑫吊起来打差点死掉的事,也不说破,我点头朝着邵哲问道:“邵兄。这段日子是不是有些无趣了,总是在物流站待着。要不要帮我做点事儿?”

    邵哲身子坐姿笔直,“老爷子让我来你这里就是答应了我给你做事,你说。我这就去做。”

    “也不是危险的事儿,后面仓库关着的涵哥,他嘴里有点东西,有关高利贷的事情,我想让你帮忙将他知道的事情都吐出来。”我拿出张嵩山抽屉里的软中华点上一根,随即把烟丢给马学东,继续对邵哲说道:“我手下的人动作太粗,怕他们搞不好会弄死涵哥,邵兄是练过的习武人,应该最清楚如何让一个人在能留住命的情况下说出所有知道的事情。”

    习武者与习医着是最清楚人体的职业,而人的身体,真的有某些让人生不如死的部位。

    邵哲皱皱眉。应道,“行,我尽量。”

    我吐着嘴里的烟圈,仍以尊敬又平等的语气说道,“邵兄如果时间还充裕的话,顺便帮我调教一批汉子,我们慢慢会用到的。”

    邵哲抬头眼睛盯着我,我同样笑眯眯的看着邵哲。“好,我会教给他们一些格斗技巧的。”

    “继杨,”我站起来走到张嵩山收有的石头和观赏物的架子旁边说,“暂时我还没法得到张嵩山的死人银行卡和私有财产。你先帮我统计一下这些共有可用的财产,做个财政表出来。稍晚点我让东子带你到处各个场子逛逛。”

    李继杨玩着手指耸耸肩膀道:“好啊,我闲的身子都要懒惰了,望子,咱们是要做大事了么?”

    “很快了,你不用着急,那个证劵交易员我一直有关注,他也没走,很快就有你忙的了。”

    “那我可真期待不已。”

    我笑笑看着马学东说道:“东子,一直都是你跑各处场子,你跟烟鬼商量商量,他那边有想法的人,你慢慢穿插到场子里,多照应点,都是自己兄弟。”

    “包在我身上。”马学东一口答应。

    我看他们几人都有了分派,这才对烟鬼说道:“烟鬼。来得及时,你那儿郎做的不错。”

    烟鬼倒是稳重的姿态,我之前给其他人分派任务时他也只是安静听着,他沉稳说道:“收到你们电话我就招呼人过来了。等坦克的消息我就带着人从后门进的,没做什么,都是按照指示来的。”

    “嗯,物流站那边继续做着。过阵子可能会正式启用,在宁江区这边你继续开展站点,招些人,我会尽量短时间内将其他物流公司挤开。”

    我情不自禁的揉着太阳穴,“那行了,就先这样,现在我们已经站住了脚,你们是去玩玩还是好好歇歇或者直接做事情的,不要忘记我刚刚交代,今天我就先不跟你们出去玩了,坦克哥记得稍晚点再来一趟。”

    等他们都走后,我终于忍不住直接躺在沙发上。太累了。刚刚那一瞬间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不知哪里来的疲倦感,头居然有些疼痛。

    可能是因为想事情太多了吧。

    我给黄老贼发条信息,用手机设置好闹钟。强迫自己不再想任何事情,安静的在沙发小憩。

    我个人的感觉仿佛迷糊了很久,直到敲门声响起时我拿起手机一看,不过才睡了两个小时候。还没到闹钟时间。

    “望哥,你让我晚点过来,我也不知道要做啥,就过来了。”坦克哥站在门外闷声说道。

    我示意他进屋坐下,随即自己到卫生间用冷水精神一番,“陪我去见个人。”

    要见的人正是几个小时前我发短信的黄老贼,接替了张嵩山的位置,我当然知道不能坐吃等死只是安抚住手底下的人就够了。同样需要将张嵩山在位时有联系的人也要打点好关系。

    我们是提前到了一家西餐厅,虽然在办公室里我已经与坦克哥说了些事情,不过坦克哥的表情让我总觉得他张嘴很难。

    不得已我又宽慰他说,“坦克哥。东子他们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儿,以后很可能都是占有一方的头头或者是很有权势的人,你也是我兄弟,我不想你以后觉得心里不平衡,所以希望你能挑起守护大本营的工作。”

    坦克哥闷闷点头嗯嗯。

    “坦克哥,有些东西我是没法给你的,需要自己去争取才行,不然兄弟们会觉得我是在偏袒你,知道吗?”我用手拍拍坦克哥肩膀不再言语。

    又等了二十分钟左右,一副精英衣着装扮的黄老贼挥手让身后的保镖退开,我起身迎上黄老贼,他自己独自坐在我对面位置。“恭喜恭喜,陈老板,成功接手张嵩山的势力。”

    我连连摇头道:“还早还早,只是虚位”

    随便说了几句场面话,黄老贼话题一转问道:“陈老板今天约我出来的意思是?”

    “想取得黄老哥的支持。”我开门见山说道。

    黄老贼搅拌面前的咖啡,略小的眼睛转了转看着我嘿嘿笑,却没立刻说话回应。

    我拿起餐桌上的餐刀和叉子规则的切开一块八分熟牛肉,“黄老哥,越美味的大块牛肉,越需要刀子和叉子共同切割,才好吃到嘴里。我不会止步宁江区,但以后我的任何地方,我的货,都是你黄老哥的货!”

    坦克哥恰时说道:“黄老板,我们望哥刚起步,您现在投注是最赚的。”

    黄老贼拿起餐巾抿抿嘴唇,“成交!”

    不过他的下一句话让我已经放缓的神经又开始飞速运转。

    “不过我不参与你跟蔡黄毛之间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