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家有妖夫:高高在上 > 第五十章 春日与丰南同饮

第五十章 春日与丰南同饮

    与卓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便一前一后的回到了住处。

    此时的我,谁都无暇再搭理,只希望一个人好好的静一下,于是跟卓文推脱说身上不舒服,想休息下。

    卓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便告辞而去。

    这几日我都过得恍恍惚惚,心中也再无他求,只愿光阴似水,云淡风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卓文倒是过的异常逍遥,整日里与那靖王丰南喝茶论道,品酒下棋,似是两个久违的故交一般。

    眼看着天气一天天回暖了起来,这几日,太阳分外的明媚,空气里都弥漫开了青草与泥土的气息。

    一个清晨,温润的阳光照进房中,我打开窗子透透气,天天闷在房间里,都快生虫子了,见了这春日的光景,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欢喜起来,便草草挽了一下头发,走出了房门。

    冰消雪化,大地上到处湿漉漉的,我沿着一条小径漫无目的的走着,看花开花落,草长莺飞。

    若不是有了这些曲折的经历,此时若还是在狼族,也该着手翻耕土地,为春种作准备了吧。

    只是造化弄人,原本的打算一下子都被打乱了,我如今在虎族,也只是一个外来者,还是一个被那虎君的女人们视为眼中钉的人。

    不知不觉间,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清雅的竹林,成片的竹子借着这春日的气息,长得翠绿可人。

    “师傅,你独自在此发什么呆啊?”我的肩膀被卓文拍了一下,我回转头,不知何时,他竟来到了我的身后。

    同行的还有那靖王丰南,只见他手里拿着两个装酒的陶瓶,紧随在卓文身后。

    看来他们两个是好兴致啊,趁着这春日之时,饮酒踏青,赏花作乐。

    “我哪里有发呆了,只是闷得久了,随意出来转转罢了。”我回答着。

    “既然如此,沈姑娘可有兴致与我们同饮几杯?”靖王邀请道。

    “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没有理由拒绝靖王的邀请,况且我一直对他的为人颇有好感,有人陪着说说话,总归是好的,便答应了。

    “嗯,我们去前面,有一座小亭子,正是个好去处!”靖王见我应了,便指着前方对我们说道。

    靖王引着我们,又走了约莫百十步,便见一座别致秀气的小亭子掩映在一些山石之中。

    我们前后往亭中坐定,只觉凉风习习,满眼绿草依依,远处杜鹃鸣啼,甚是心旷神怡。

    有了这春色相伴,心中的郁结不觉开解了几分。

    靖王斟了酒,举杯说道“丰南未曾想过,竟有缘能与二位相熟相知,为我们的相识,一同干了此杯。”

    我与卓文也随了他,纷纷干了杯中之酒。

    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三个无拘无束的喝着,不知不觉中,两大陶瓶的酒便被我们喝光了。

    正喝在兴头上的我们岂肯甘休,望着两个空空如也的陶瓶,望瓶兴叹,却再也倒不出一滴酒来。

    卓文起身说道“靖王,师傅,你们先稍候,卓文回去取了酒来!”

    靖王脸上露出些许不悦道“说了好多次了,让你直呼我名字便可,怎么这会又忘了?”

    “哈哈,都是一样的,丰南贤弟!”卓文开怀大笑道,面上眉间满是豪迈之色,倒是一改我往日对他的认识。

    “那你快去快回,我与沈姑娘等着呢!”靖王脸上也写满了兴奋。

    见他俩兴致这么高,我自然不忍心扫了他们的兴,况且今日之饮确实痛快,心中不免也有些贪杯起来,便也没有阻止卓文的意思。

    待卓文走得远些了,靖王将脸向我凑了过来,说道“我素日听卓文说你满腹经纶,更有回春妙手,前番于瘟疫之中,救了狼族与狐族众多人命,我实在是心生佩服,今日同饮,才知沈姑娘也是性情中人,值得深交。”

    靖王说着这些不知是真心还是敷衍的话,我自然是谦虚道“只是凑巧罢了,我本就无甚高才,靖王谬赞了。”

    “沈姑娘,我见卓文称你师傅,话里行间对你极是尊重,你与他师徒一场,自是颇有渊源了吧?”靖王又似随口问道。

    “实不相瞒,我与他熟识也是不久,以前更是无甚交集,只是前几日他要与我学些雕虫小技,才改口称作师傅的。”我实事求是的说道。

    “沈姑娘真是自谦了,素闻名师出高徒,见了你们师徒二人,才知此言不虚,沈姑娘巾帼不让须眉,在下着实佩服,卓文也是少年英才,丰南自愧弗如,结交了二位,真是三生有幸啊!”靖王说道兴头上,极尽美言的将我与卓文夸赞了一番。

    我听了他的话,在心里偷偷笑了起来,这靖王只知我与卓文的师徒之名,并不知晓其中缘由,更不知我其实从认识卓文之日起,心里便因了他的相貌而生出的几分厌恶,不过经了这些时日的相处,倒是对他的看法有了些许改观。

    “卓文兄去了有些功夫了,怎么还不回来?”见卓文迟迟没有回来,靖王远远的眺望着来处,表情似有些焦急。

    “你与他朝夕相对的,也不觉得腻得慌,这一会功夫就急了?”我掩着嘴偷笑道。

    靖王听了脸上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却从容的微微笑道“望酒欲穿,自然心急!”

    正说着,便见卓文从那竹林后提着酒闪身而来。

    斟满了各自面前的酒杯,齐齐畅饮,大呼痛快!

    不觉天色渐晚,暮色阑珊,我们兴尽而归。

    在回去的路上,卓文似是无意的提起道“师傅,如今已是春日,万物滋生,不知您是否还有继续试着种植些东西的打算呢?”

    见他提了此事,我不禁叹了口气,说道“人算不如天算,本来做好的计划都泡汤了。”

    “那师傅你有没有想过在虎族继续试试看呢?”卓文眼睛一亮,继续问道。

    “我现在还没有那心情,再说吧,况且今年的话已经是来不及了。”我抬起头,看了看远方的天幕,回到道。

    卓文见我这样说了,也便没再说什么,只是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脸上有些许遗憾之色。

    回到住处以后,想着卓文方才问我的话,心中不由得惦记起曾经在狼族垦出的那些地,没有我,天云在这春日里能带领族人们继续去垦地吗?我和槿儿辛劳一冬挑拣保留出的那些种子,不知能否在这个春日里变成一株株绿苗呢?

    就这么呆想着,不觉心中竟有些怅然若失起来...

    天渐渐黑的沉了,还是不必多想,趁着这几分醉意入眠吧,我在心里不断的劝着自己。

    正欲和衣睡下,突觉院子里有些响动,似是有人来了,这么晚了会是是谁呢?

    我忙起身将门打开,确是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走上近前。

    她微微福了福身子,说道“打扰沈姑娘休息了,小女薇儿,奉虎后之命,前来邀姑娘去参加虎族一年一度的春嬉,前番来沈姑娘都不在,故此入夜方扰,请姑娘明日莫误了时辰...”

    春嬉?听着倒是有几分情趣,前世在古人游春诗词里也多见对宫廷春嬉的描写,没想到今世竟能有幸见识一下了,我对玩一向没有丝毫抵抗力,况且既然是虎后的意思,我更没有理由推脱,自然满口应下了。

    薇儿见我应了,便又叮嘱了集合的时辰,地点,便告辞而去了。

    第二日,我看着天色,估摸着时辰,便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

    本来我无意与她们争奇斗艳的,只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里,都是势力眼的人居多,你若是寒酸些,便没来由的招人欺侮,我深喑此中道理,自不愿太过随意。

    草草吃了些东西,便往昨日薇儿说过的地方去了。

    待我到时,人已经聚的差不多齐了,见我来了,华然与我打了个招呼,说着些闲话。

    不多时,那珍娘子便款款的带着几个侍婢往这边走来,先是扫了一眼红鸾,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红鸾妹妹,冬日里就听你说你这火狐皮的围巾围着嫌热了些,怎么到这春日的光景,反倒不舍得摘下来了?”

    见她们撕逼,我也只是冷言旁观。

    红鸾正待开口回击,珍娘子竟一眼看见了我的存在,脸上故作惊愕状,对虎后说道“姐姐,这一年一度的春嬉,不都是咱们姐妹们玩的时候么?怎么还叫了这贱人来了?不煞光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