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东吴霸业 > 第二十八章 新的武装计划(二)

第二十八章 新的武装计划(二)

    图纸还并没有画完,周瑜构思的装备计划是全套装备包括方盾、长矛、陌刀、弓弩、匕首和盔甲。全身装备下来估计至少要花十万钱,长矛矛尖开四面血槽,只要刺中敌人就能快速杀敌;陌刀仿的是唐朝的横刀,但是刀柄等同刀身,能更好的对付骑兵;弓弩是单弓小弩,钢铁制,增加使用寿命,弓弦可以拨片后拉,射程比一般大型弓箭稍近,但是省力、省时,穿透力强,还能快速填装;方盾呈弧面三尺高,背后还有一凹槽,镶嵌钢条,在人用肩的承担盾牌的时候,可以拨出钢条斜顶凹槽分担力量。

    周瑜计划中这一套装备至少需要十万钱左右,五百士卒就是五千万钱,也就是五千金,都快能修小半个城池了,想起钱,周瑜就赶到一阵头疼,还需要想赚钱的方法啊。

    周瑜承诺做出来的第一套装备就给到周泰,才把他安抚住,周瑜拿起那只鹅毛笔继续画自己的图纸,顺便等着铁匠上门,目前着急铁匠就是为了实现流水线的生产法,与实际打造效果与时长,这样才能考虑批量生产所需要的时间与人力。

    第二日下午时候,杨森将居巢最好的一名铁匠请到了周瑜跟前,齐铁匠祖祖辈辈都是靠打铁为生,但是跟官家打交道还是头一次,所以显得有些紧张。

    “你打造一副普通的盔甲需要用多长时间?”周瑜想了想,直接问道,想要从对方制作一件普通的盔甲来推断打造自己这样一副盔甲到底需要多长时间。

    “回、回大人,小的只打过菜刀、锄头这些。”齐铁匠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心想难道是要我打造兵甲,可我真的没打过啊。

    周瑜闻言没有被这句话噎死,这就是居巢最好的铁匠,只会打菜刀,打锄头这些,周瑜刹那之间都想放弃自己的装备计划了。缓了一口气之后,周瑜再次轻声问道:“可会打铁?”

    “大人这个我会,我家里都还有一块我之前空闲时间锻的十锻铁呢。”说起这个齐铁匠还是比较自豪的,毕竟打铁都是需要力气,而且自己还能打造出十锻铁来,在整个居巢还是响当当的人物的。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周瑜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看来这些装备打造必须想想其他的方法了,按照居巢的铁匠水平来看,只能将某个部件分开让他们来打造,然后再将这些打造出来的部件来进行拼装。想到这里,周瑜只好再次拿起笔来,将图解分开,一块一块的分开,再按照比例来表明尺寸。

    铁匠铺收购下来,加上扩建,再安装水车和水力打铁的装置,前前后后一共花去了半个月的时间,嘴中周瑜征集了整个居巢一半的铁匠,再招收了一大批的铁匠学徒,将手中的部分分解图案分别交到他们手中,要求他们打造这些部件,但是要求的精铁必须是折叠锻造的百炼精铁才可以。本来这些铁匠觉得有些勉为其难,但是看到水力打铁之后,顿时惊为天人,曾经打铁都是自己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有时候还力气不均,打出来的铁也有影响,但是水力打铁这种问题直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铁匠铺的实验开始之后,周瑜就将盐坊做了一个扩大,盐坊的规模嘴中扩大到了每个月加工六千石粗盐的规模,每月能出产白盐四千石,其中有一半的出产量是鲁家经营,剩下的一半再由周、孙两家对半经营,粗盐的事情也引起了孙坚的注意,但是由于与黄巾作战,所以孙坚只是将护卫孙策的骑兵增加了数倍,让自己麾下的官吏也在帮忙孙策打理。

    精盐每月能入居巢的账户大概在八百金左右,但是居巢的开销也日益见长,周瑜对于五百士卒的俸禄加到了每月100钱,工地上的难民除了管他们的吃住,每个月会给予40钱左右的工钱,加上给收生猪仔,然后将工地上的妇孺、老幼抽调过去养猪,每个月都需要花费不少,以至于周瑜不得不想一些其他的赚钱方式。

    整体上来看,周瑜在居巢的布置大致上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只待时间慢慢来证明这一切的改变。一些有利的措施,比如人车分流,专职的清洁工人,最重要的是周瑜将将乱扔垃圾和随地大小便这些明文禁令,初期还抓了一批人在牢里呆了几天,城中的粪坑也有农民收集担走,用于庄稼的种植。渐渐的整个居巢的氛围陡然变得更加有序,更加的具有朝气、活力,从南往北的,或者由南往北的行人、商人等等都是慕名而来,愿意特地绕个圈子,从居巢而过,在这里停留,游玩,从而也刺激着居巢的消费与收入。

    白面馒头、东坡肉、回锅肉、大水车、白盐、煮茶等等这些都是外面从居巢而过的人们喜欢讨论的东西,白面馒头、白盐甚至都传入洛阳城中,天子尝到白面馒头的时候都说好、甚至天子都放出话来,今后宫中的白盐都从居巢来采购,等到黄巾贼乱平定了了,自己有机会一定要到居巢看看。

    在忙过了最开始的时间,周瑜也终于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忙自己的事,看书、写字、绘画、抚琴,每日清晨跟着那五百士卒一起训练、出操,跟孙策对练自己的剑术。官寺之中没有什么大事,他都是交给他那四大典吏去做,有钱任性的情况下,官寺现在的官员已经增加了十二个,皂隶也有数十,都在四大典吏手下做事。

    时间慢慢的往前推移,不知不觉也到了深秋十月之季,田中的栗米,与稻谷也先后到了收获的季节,而周瑜之前让他们使用的种植方法,也显出了卓越的成效,在施肥、补苗、水车灌溉的各种手段之下,管授田与私田产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差距,一边是横纵有序、满目尽是金黄,饱满的稻穗,一阵微风能吹起沙沙的声音;而另一边却是零零落落的庄稼,显得参差不齐,谷穗鲜有饱满。

    “大人!”在周瑜抚琴刚刚结束的时候,一旁候着的张越立马近身拱手拜见。

    “张大人,请说,可是出了什么事?”周瑜让周荣撤走古琴,将一旁的茶具搬了过来,煮茶着一套工具是闲下来,周瑜让木匠、陶匠帮忙制作的。现在的煮茶狗屎加入各种东西,而周瑜的煮茶却非常简单,沸水三沸,去膜洗碗,再拨弄一点茶叶入壶,翻滚煮沸,大开之后,才提壶为张越酌了一杯,张越在周瑜煮茶的时候,一直不敢说话打扰,能喝到周瑜煮茶之人,可是少之又少,所以张越的脸上也隐隐有些红晕。

    张越举起茶杯,低头谢意,轻轻的小啜一口,茶叶的清香,回荡在身体的每一处,虽有轻微苦涩,但是也正是这种轻轻的苦涩,让人感觉到那山茶长满山涧,自然的美妙之处。

    “下官失态了。”良久,张越才回过神来,连忙放下茶杯,拱手致歉。

    “张大人,不必如此,今日可是有何事需要我处理。”周瑜并不介意这些细节,只是在想发生了何事,需要他来处理。

    “回大人,粮食收成已经报上来了,之前种的四十顷地,今年合计收了近十万斛,每顷大约在两千五百斛左右,入库近两万六千斛。”张越连忙说道今年的收成,他在居巢当小吏多年,从未有过如此丰收之年,况且还有二十顷地未种完,相信来年收成肯定能更多,只是百姓手中留的粮食有点多。

    “张大人辛苦了,接下来,需要你做的,就是去百姓家中收粮,按照市价去收售,不要让百姓们吃亏了,再收四万石入仓,其余的都留在百姓手中。”周瑜想了想,让张越去收粮食,首先自己收粮食能减少百姓损失,上门收粮食方便百姓,也能保证自己有足够的粮食来维持居巢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