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大图腾神 > 第二十三章 重塑道心

第二十三章 重塑道心

    伴随着楚肖的心绪前所未有的开始坚定,他的阴魂之身也终于发生了一种莫名诡异的变化。

    只见其不断地膨胀扩张竟然将整个黑猿部落完全的笼罩在了其中,强大的吸力从其中焕发出来,竟然导引着那周围游离的真气不断地汇聚在了其阴神之体中,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而内视之下,楚肖赫然之间便可以感觉得到,这股强大的真灵之气在被吸收到了体内之后,竟然与那原本的信仰之力融合纠缠在了一起。

    刷刷刷!

    无尽的水声回荡在了耳边!

    却是那真灵之气在越发充实强大着阴神之体的同时,就好像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筛子一般,在不断地对那信仰之力进行着过滤!

    要知道这些信仰之力虽然已经被楚肖抽离并且蕴藏在了魂体之中,但由于其内附着了太多的无妄念头以及**,以至于变得极其的驳杂不纯。

    若是长此以往的话,那么同样也会给楚肖带来不利的影响。

    但是伴随着这一次次的过滤,将那些无妄的念头不断地筛除,使得那些信仰之力竟然就开始变得越发纯粹了起来。

    以至于楚肖此时竟然惊讶无比的发现,那些被筛除纯粹过后的信仰念头,竟然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控制就开始不断地汇聚起来。

    轰轰轰!

    汇聚的同时就是一种强大且不可逆转的浓缩!

    楚肖甚至可以听到在那汇聚过程中信仰之力内部不断地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是由于浓缩熔炼的缘故,对其进行再次的提纯。

    就好像是由生铁转变成了纯钢一般,需得经过了无数次的淬火以及狠狠地敲打,方才可以熔炼出最为上等的精钢出来。

    这一切的过程虽然叙述起来繁琐,但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瞬间罢了。

    待到一切重新归于平静之后,楚肖分明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阴神之体不但越发的厚实强大,甚至就连那原本驳杂不纯的信仰念头也已经不复存在,转而只有一颗米粒大小的光点存在于身躯的深处。

    难道这便是传说之中聚拢信仰念头,经过了无数次捶打锻炼之后终于凝练出来的那一丝精华——功德吗?

    感受着其中那种深远且沧桑的意境,楚肖在内视的同时,心中却是不无激动的呢喃道。

    功为修持,可堪生死、涅槃,度众生,然修的定境方为得!二者具足可得自在,无量功寿!

    由于这一缕功德的存在,外界再次抽离聚拢而来的信仰之力竟然就自动的凝聚在了其周围,经过了不断地捶打淬火的过程之后,祛除了内部的无妄杂质,最终化作了最为纯粹的念头储存起来。

    果然是功德无量,妙用无穷啊!

    感受着那无尽信仰之力汇聚而成的充实舒爽感,偏生由于其内部的无妄欲念被祛除,所以再也不会形成丝毫的无妄恶因,楚肖在一阵有感而发之际,忍不住就在心中感慨道。

    只是,当初那种豁然开朗念头通达的意境却是根本无法再复制,因此楚肖再想要故技重施凝聚信仰念头从而成就功德,却也是有心无力了。

    不过对此他也并没有太过于执着甚至因此而产生丝毫的情绪波动。

    此时的他也分明清楚,之前的一番境遇虽然事难得的机缘,但却也是凶险到了极致,那是以自己的道心险些被破的代价所换来的啊!

    若非是自己突然之间灵台中心念电光闪烁,一举领悟到了自己的本我真如,使得道心越发的坚韧稳固的话,说不得现在他的阴神之身就已经倒退回到了那中阴身的境地,下场可谓是凄惨的无法言语了。

    以至于在心有余悸的同时,楚肖不由得在暗中擦了一把汗。

    终究是自己的道心不稳固心思的修炼不到家,只是区区的因果业障缠身就搞得自己险些乱了方寸。

    看来这修炼果然是如同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那么就可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需得时时刻刻的保持警醒以及那如履薄冰一般的敬畏之心。

    至于说这功德,已经凝练出这么一丝对于楚肖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因此更多的他也没打算强求。

    终究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到,因此无法随心所欲的凝练,而这却是水磨的功夫,需得披荆斩棘不断地进取下去方才可以达到。

    至于说待到真的一切水到渠成之后,想来就连如今缠身的那因果业障,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也不再是什么难题了!

    想到了这里,楚肖的念头却是越发的通达,心思也前所未有的轻松,原本因为那因果缠身而导致的心绪阴影,也终于彻底的破除干净。

    “恩?”

    猛然之间,楚肖的心绪却是微微一动,一股似笑非笑的意味已经出现在了嘴角。

    “这倒是有意思了,不如我便去看看热闹倒也不妨!”

    话音刚落,楚肖的念头微微一动之下,阴神之身赫然便已经在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到达了一处极为宽敞且肃穆的所在。

    以如今楚肖的修为而言,阴神之身虽然险些便要崩溃回返到中阴身,但是经过了这么一番从有到无再到有的转变锤炼之后,却也变得越发雄浑厚实,宛如山峦一般的无法动弹分毫,并且在有无之间进行转变却也越发的随心所欲不滞于物了。

    以至于从乌布家到这里虽然没多远,但由于这里地处部落便山峦的顶峰缘故,却也有差不多十几里的山路,却是被楚肖只是心思一转之下便瞬间到达了,这在以往来说是想也不要想的境界。

    几乎就在楚肖出现在这里的同时,猛然之间就感觉到了心中莫名的一紧,却是一道目光如同利剑一般穿刺而来,其中的凛然之意好像要把自己彻底洞穿一般。

    饶是楚肖自认为以阴神之身的虚无性质,一般人想要寻找到自己的痕迹却也是休想,但是在这目光的巡视之下也是莫名的一阵紧张,当即越发的收敛气息不敢再随意的动弹了。

    而这目光的主人赫然正是位于这大殿正中一个盘膝而坐面容枯瘦且身穿黑袍的老者,赫然正是当初和楚肖照过面的那位黑猿**师。

    明显没有搜寻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黑猿**师方才缓缓收回了目光,面露狐疑之色的同时心中却是忍不住思忖了起来。

    “明明我之前发现了有真气莫名的律动,转眼之间便已经裹挟至这大殿之中,为何睁眼看的时候竟然发现不了任何的行迹?”

    想到了这里,他不由得又四下里一阵的观望,依旧没有寻找到任何端倪的同时,却是忍不住再次的嘀咕起来。

    “莫不是我真的疑心过重了?只是这突然之间的心绪不定以及那隐隐的不祥预感,究竟源头又在哪里了?”

    “叔父!”

    就在这黑猿**师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哭号声传来,却是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

    “您可一定要为侄儿做主啊!”

    一旁的楚肖同样的将目光转了过去,待到看清楚这人之后却是好悬没笑出声来。

    感情这个家伙他也认识,正是那位大巫医乌干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