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满意吗

    “阿欠!”后院厨房里的洛鄢之莫名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手中长柄勺不时搅拌着锅里乳白色的鱼汤,“嗯好香!”

    洛鄢之舀了一勺递到妙岚嘴边,“妙岚,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小心烫啊!”

    妙岚伸着嘴巴过去,边吹边喝了一口,差点没把舌头烫起泡,一脸的幸福满足,“嗯嗯!好好喝,好香好美味!”

    帮忙打杂的两个厨娘也默默地咽了咽口水,齐刷刷盯着大锅里的鱼汤眼睛一眨不眨。

    这就是用酒楼掌柜送来的鱼熬制出来的鱼汤,那十几条鱼,洛鄢之只留了五条养在木桶里,另外剖了两条熬汤,其余的她都丢进空间的灵湖去喂着了,在见识了母鸡在空间孵蛋的神奇繁衍能力后,她觉得这些鱼养在空间灵湖里也能够自行繁衍,逐渐壮大天地灵气,等以后她随时随地都能吃到滋养出来的鱼。

    “先盛一盅出来。”

    拿了一个半大不小的瓷罐盛了一盅鱼汤出来,放到一边,剩下的一锅鱼汤洛鄢之加了碎米熬成稀粥,分量很多,洛鄢之让厨娘端了半锅拿去分给府衙里的下人们,他们平时也很辛苦,吃的却都是主子们吃完的剩菜剩饭,偶尔犒劳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

    ,厨娘和小厮们出去偏房吃饭后,洛鄢之又悄悄从空间里摘了些青菜和黄瓜,迅速地做了一盘凉拌脆黄瓜和清炒青菜,因为这些都是在空间里种出来的蔬菜,做出来都十分鲜艳欲滴鲜香四溢,洛鄢之用了两套碟子将做好的菜装起来,两盘多的留给自己和妙岚吃,两碟小盘子里装的准备送去给

    “妙岚,你先吃,我去去就回。”洛鄢之将鱼汤和两碟小菜放进食盒里,对望着桌上鱼汤粥直流口水的妙岚道。

    “主子”妙岚眨巴眨巴眼睛,欲言又止,“您这些都是打算给丰王送去的啊?”

    “对啊。”洛鄢之头也未抬的回答,仿佛很理所当然。

    妙岚这就不解了,疑惑道,“主子我记得您以前提起丰王好像都是一副很讨厌的样子,怎么现在你还主动给他送汤啊?”

    洛鄢之收拾食盒的动作一顿,想了想歪着头道,“也许是那天他在山坡下救了我,所以不知不觉让我改变了对他的偏见吧。”

    末了,她朝着妙岚嫣然一笑,好似这个理由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祁丰楼受伤这几天,村县的事情和官府放粮的事都是姚敬毅和洛青书在操持,祁丰楼虽然在养病但依然坐镇大局,朔阳和聂风每天都会呈上下面传来的许多事宜的报告,等着祁丰楼阅览和批示。

    傍晚的干湖边。

    一道孤独的身影颠簸而固执在柳树荫下来来回回,周而复始。

    洛鄢之原本是提着食盒往祁丰楼住的院子去,但没想,在经过那片长满枯草的人工湖边时看见了对岸的祁丰楼。

    她远远地站在湖对岸,只见他罕见地拄着拐杖,高大颀长却一颠一簸的身影在湖边来回反复,一看就知道是自尊心骄傲的躲在没人瞧见的地方训练残疾的左腿行走,像一匹受伤的狮子在独自伤口。

    洛鄢之就那样静静站在柳树枝头下看了他好一会儿。

    她不知道此刻她该不该去打扰他,感觉他这个时候应该很想一个人独处。

    每个人都应该都独处而**的空间。

    洛鄢之看了看手中的食盒,放缓脚步沿着柳树一直走到祁丰楼所在的后面平地,轻轻将食盒往石桌上一放,便打算悄无声息离开。

    “你还打算在那里偷窥多久?”一道冷冷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传来。

    洛鄢之愕然顿住脚步,素然回头,见到祁丰楼正面无表情地在湖边树下看着她,尤其是那双狭长的深眸,幽深潋滟,攫住她的视线明暗难辨。

    洛鄢之的两只手交叉背在身后抻了抻,扯着嘴角不自然地笑了下,“我没有偷窥啊我随意走走,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祁丰楼冷飘飘斜她一眼,回身不再看她,拄着拐杖继续练习平地走路。

    “咳。”洛鄢之清清嗓子,道,“没事就那个,我先走了。”

    “你的东西拿掉了。”祁丰楼冷冷的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又响起。

    洛鄢之秀眉一锁,两手抄在肩头前,转过身,看着祁丰楼没好气道,“这个呢是给某个英雄救美滚下山坡受伤的人熬的滋补鱼汤,反正本人的感谢之意已经送到,如果某人不稀罕那就倒掉好了,我也没意见!”她一摊手,一副随便你的样子。

    祁丰楼皱眉,停下步伐,忽然转身朝着洛鄢之直直地走过来,虽然他拄着拐杖走得并不快,但冷峻清冷的表情陪着那直接而果决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吓人,洛鄢之一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该进还是该退,手足无措的站着。

    “你你要干什么?”

    待他快要走到她面前时,洛鄢之竟然不自觉紧张地往后退了一步。

    祁丰楼将手伸到洛鄢之面前,近得快要触碰到她肩膀,洛鄢之下意识往旁边一偏,避开了,但立马就看见他只是将手伸向了她身后石桌上的食盒。

    原来他是要

    洛鄢之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只好无意地抚了抚耳边的散发。

    祁丰楼放下拐杖,在石桌前坐下,淡淡道,“你的好意本王领了,你走吧。”

    嘿?!洛鄢之瞪眼。

    喝老娘的汤还想赶人走?我愿意走才走,不愿意你凭什么追我走?

    她干脆一屁股也在石凳上坐下,双手撑着下巴直勾勾盯着祁丰楼,看他怎么应付。

    祁丰楼仿佛没她这个存在似的,打开食盒,自顾端出鱼汤和两碟小菜,拿起筷子,优雅而绅士地一口一口吃着,洛鄢之也看得十分赏心悦目。

    秀色可餐,洛鄢之看着看着忽然想起自己都还没吃饭呢,看着祁丰楼吃得这么香,忽然感觉好饿啊。

    “满意吗?”祁丰楼微掀眼帘,淡声道。

    “什么?”洛鄢之眨眼。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祁丰楼停下步筷,抬头盯着洛鄢之双眼。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