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娱乐网站 > 唯一法神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文采飞流,祸从口出

第五百五十四章 文采飞流,祸从口出

    赵玉衡才懒得理他老爹什么想法,此时只觉得自己就是那天下第一才子,什么十斗才都比不上他,因而长身起立,意气风发道:“双悬日月照乾坤,闲花落地听无声。日边红杏倚云栽,御园却被鸟衔出。”顿了一顿,又说:“似乎不成,不像是一首诗了。”却只见的众人鼓掌称奇。那崇王正暗自悲凉了忽然一句“双悬日月照乾坤”袭来,竟然觉得非常之美妙,其境界深远,似有所指,却又像社么都没有针对,处于半混沌不混沌之间,其境界当真有难言之妙境,便也忍不住喝彩起来,心中的郁结也消了大半,心想:“终归是我儿子,纵然不学好,可也天赋超然,不是那什么真王世子可以比上的,改日得想个办法,让他的心思上了正道,只怕就算荒废了这么多年,一旦醒悟,必然一飞冲天,那蛟龙之属,不都这样吗?平时潜于深渊,看似泥鳅一样,时候到了总要飞升的。”

    且说那赵玉衡被老子夸奖,真高兴得魂儿都飞到太阳上去了,只觉得老爹一句夸奖,比那皇上赏赐下来几百万两银子还好多了。这时到了老太君这里。娟子小心摊了牌,道:“有了一副,左边是张天。”老太君随口一句:“头上有青天。”众人凑趣,当即都说好。

    “右边是个六和凹。”

    “一轮红日出云霄。”

    “中间剩下六和五。”

    “六桥梅花香彻骨。”

    “……”正说着呢,却见娟子不吭声了,老太君意犹未尽,此时正如骨鲠在喉:“怎么?往下说呀!”那娟子战战兢兢,身子都在抖颤起来,想捂住牌,却又不敢,想劝老太君换一副可是更没胆量,而且这酒令已经到了这里,哪里还能变得?只能在众人催促声中,颤抖着嗓音道:“最,最后凑出来,是,是个……蓬头鬼。”她说完就几乎坐到了地上了。

    酒令之中,出了鬼,出了兵器之类,都是不吉利的,林绚尘听到娟子说,登时也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骨牌酒令之中,居然还藏着些不吉利的东西,早知道如此,她干嘛要刷耍这个花,直接用福禄寿喜四个字轮着押韵下去不就得了么?

    众人一听,都安静下来,一些胆小的姐妹们都心中惴惴起来,一场酒宴,三处出了忌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岂料那甄老太君,可真是在皇上身上爬过的人物,当真带着点儿龙气正气,哪里会被一个酒令儿吓住了,当场豪放地对出一句:“那鬼抱住钟馗腿!”这一下,众人全都舒了口气,一时间就称赞起老太君的机智来。

    林绚尘刚刚缓过一口气来,还没有提起心神留意呢,就听到娟子报出来:“又出一副,林家小姐,左边依旧一个天。”林绚尘哪里想得许多,随口就是“良辰美景奈何天”,众人听了,都不明白,只觉得好,却又不知道好在哪里,都只赞赏一声,不言语了,独有王雨柔听了,脸色都变了一下,差点站起来,却又硬生生忍住了,坐在原处一动不动,蜡像似的。林绚尘未及多想,就听到娟子再来一句:“右边二六八点齐,”林绚尘赶紧接上:“双瞻玉座引朝仪。”这一句更是让一众人不明所以。娟子也疑惑,不知道哪里来的的典故,杜撰吧,好像林家姑娘还不屑于此道,只能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中间锦屏颜色俏。”林绚尘想也不想随口就出:“纱窗也没有红娘报”,这下众人居然不喝彩了,却是没人理解诗歌什么意思,唯有王雨柔脸色潮红,像是猛然间上了头一样。娟子最后说:“凑成篮子好采花。”林绚尘这下居然给难住了,众人也屏息,这篮子采花,极是好对,只是越好对的,越容易俗套,大家大都知道这位林绚尘姑娘平素最是个高雅的人物,又和一位师父学了许多年神功,虽说不过是治病续命吧,可也免不了沾染些仙侠气不是?这一对,绝对就能看出她的水平来了,是好是坏,是真高野还是野路子大俗人一个,就看这一下了。

    林绚尘转了转黑溜溜的大眼睛,一双柔美无比的眉毛一挑,朱唇轻启,缓缓说道:“有了,仙杖香挑芍药花。”说完自己脸先红了,众人不太明白,觉得香桃,芍药花,未免太俗,可是一个仙字立马不同,居然用一字带动了一句,当真厉害非常,只能叹:“服了服了!”只有那王雨柔一声不吭,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看着林绚尘,那眼神诡异莫测,几乎要让林绚尘催动起神功来防御了。

    林绚尘这边随口“胡诌”了一副令词,总算蒙混过关,这酒令儿也就一个一个传了下去,每个都对上了,也有故意对不上的,便低头灌酒,合家上下居然没有一个调笑着撒泼耍赖的,倒是许多长辈们都借着酒令儿说些怪话,搞得人笑个不停。

    正酣畅间,忽然有丫鬟进来说宫里的夏老太监招老爷进宫。一时间整个酒宴就像被猛然冻住一样,几乎所有人都僵住当场,动弹不得。林绚尘和几个姐妹们都不明所以,只感觉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看不见的阴冷恐惧,仿佛无形的恶鬼盘旋在着广厦上空一样。

    林绚尘正纳闷间,那夏太监到了外面门厅里,崇王老爷赶紧去接,说要传圣旨,登时让酒桌上的气氛更是从玄冰凝结成了生铁,一呼一吸都让人觉得有几百斤重量。这个时候,别说林绚尘,就连平日里的“混世魔王”赵玉衡都察觉出不对味来,这好端端的王府,怎么可能被一个太监,一道圣旨吓唬成这样。

    过了大概十个呼吸时间,丫鬟回来说,老爷被找去拟定明天祭奠花神的安排去了,又说这次外道司要接受四十多个域外藩王的上贡,规模为历年最大的,偏生前段日子红雀楼又出了行刺真王世子的这么天大是事情,龙颜大怒,好悬没有一把火将红雀楼烧了,这会儿要另行安排地方一时间人手都不够了等等。甄老太君听了,抚掌大笑道:“罢了罢了!横竖是好事一件!这会子,那铁疙瘩真王不知怎么就传位给了儿子,闲云野鹤一样的了,想来皇上也指望不上,毕竟斩了人家结义兄弟,这会子正闹脸色呢,少不得,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得多担待着点!你家老爷也省得的!行了行了,来,他去他的,我们继续我们的,娟子,到谁了?”

    彼时刚好到了崇王老爷的酒令,还没来及行令,就被叫去了,那娟子也是个聪明人,也不翻牌,便细声说道:“回老太太,轮到大太太了。”王氏听了,也不以为意,就接着刚才的酒令行下去,一时间,这饭厅里又是欢笑声一片。

    林绚尘这会儿有了充足准备,再次行令,她尽捡些好的说,嘴甜得让老太太直乐得不行,说了许多要将自己的体己都赏给她的话。林绚尘原来不屑于对人说好话,谄媚奉承的,可是她心思灵巧,早看出来甄老太君将她当成最亲最近的小孙女儿,极尽宠溺关怀,那份感情,那份恩义也由不得她顾上许多,只能膝下承欢,聊以报答万一。她心里是真正感激,真正喜欢,真正抱了濡慕之情的,因而那些好话,巧话,都是发自肺腑,居然没让外人听出一点点矫揉造作之意,阿谀奉承之声,其他人也只道她文雅功夫了得,心下皆服。

    这边烈火烹油,沸沸扬扬,林绚尘却是有点乏了,她素来吃得就少,身体柔弱,加上她其实不喜欢太长时间的热闹,这会子居然有点困倦,同时,那赵玉衡趁着自家老爹不在,简直和出了笼的猛虎一样,胡吃海喝,加上又年轻气壮,一时间居然喝多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直接往自家娘亲身上一倒,也不玩了。老太君见此,想要他们回访休息,却是两个都不肯走,要看其他人玩话。林绚尘是想多陪陪老太太,赵玉衡是想多看看满屋子的姐妹,都各怀着鬼胎,老太太便不让他们行酒令了,看着各人玩话。

    林绚尘从酒局中抽身出来,旁观者清,也自然能看得出来这次行酒令之后,王夫人从本家招来的这些姐妹之间的等级尊卑了。虽说一般人家,讲究长幼有别,哥哥姐姐须在弟弟妹妹前面,可是人情又亲疏远近,名分有尊贵卑贱,就连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兄弟姐妹,也还有嫡出庶出的区别呢,于是这一桌子鲜艳漂亮的女孩们,居然也划分出三六九等,主仆次序出来。

    王雨柔自不必说,那可能是王夫人心里最宠溺的人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出身,反倒成了酒桌上的绝对主角,林绚尘观察半天,骇然发现她竟然比王夫人自己的小小女儿,赵月诗的地位还高些,许是那赵月诗年纪尚小,不过和林绚尘同岁,甚至以前和因为谁是姐姐和林绚尘撒娇玩闹,这下王雨柔以来,居然真的像大姐一样将她管住了。王雨柔之下,自然就是赵月诗了,毕竟王夫人如何也不会咯嘣肘子往外拐,将崇王府里的女孩置于尴尬的位置,再下面,还轮不到王云芬姐妹,而是崇王老爷的侧室出的几位妹妹,崇王纳妾很晚,许是觉得二世子很能继承家业,或者又怕兄弟们萧墙祸起,所以眼见着赵玉衡都长大了,才又选了几房,因此像姨娘马夫人,雷夫人生下的妹妹们,都极小,坐在酒桌上也萝莉一样,只顾吃肉玩闹,连酒令是个什么东西都懵懂不知,自然只能撒娇卖萌,吸引大人的注意,闹出许多可爱的小玩笑,这些妹妹一共三人,虽然行酒令的时候总错,可是地位在那里摆着,便硬生生压过王家来的双胞胎姐姐成为赵月诗之后的尊贵妹妹,她们之后,才是王云芬。

    王云芬之后,按理说应该是王云芳了吧?还不是,反而是一位偏门亲戚家的龙倩儿顶替了王云芳,成为王氏本家地位第三的姐妹,这位龙倩儿大概真的应了她的姓氏,像条暴龙一样,性格豪爽,财大气粗,原来她是龙家唯一一个进了崇王府的人,自然受到龙家的全力支持,那朔州龙家虽然是个极小的穷地方的财主,可是所谓穷山出恶富,那龙家穷极一地一市的民脂民膏来供他挥霍,甚至将自家哥哥都打发去做了外任,每月的用度,自然不是崇王府里按惯例领着月钱的姐姐妹妹们可以比的。龙倩儿生的体型高大,身姿丰满,脸圆圆的,却一点儿也不粗鄙俗气,反而有一种憨厚豪爽近乎于野性的美,她身子骨结实,也基本生静不下来,连对出的酒令儿都是爬山捉鸟,骑马狩猎,假小子一样,偏偏生了许多头发,爱穿粉红色的衣裳,打扮成标准的大家闺秀,酒桌之上,也就数她最活波爱笑,总之谁坐她身旁,那真是不知不觉就将一日烦恼忘得干干净净了。龙倩儿之后,却是一位王氏本家的妹妹,王雪儿,那姑娘明明和王雨柔也差不多同岁,却生得如同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一样,身形娇小,面色柔弱,时常做西子捧心状,居然也和林绚尘一样是个病娇的可怜女孩。王雪儿和林绚尘可不一样,她不是体质特殊,而是真的先天带病,说是“心气不足”,并不是林绚尘这种貌似中正不足,实际上体内不断累积一股寒冰异力的疑难杂症,倒也好医治,只不过颇费时日而已,这位姑娘却是将自己看做比林绚尘还需要照顾的天下一等一的娇贵女儿,这也不能,那也不做,这个要人帮,那个要人喂,可把她带来的两个小丫鬟忙得几乎快哭了,看得林绚尘只觉不舒服,却也十分吸引了赵玉衡的眼,一个劲儿嘘寒问暖,也因此得了老太太的同情,自然不知怎么就成了和龙倩儿相当的本家妹妹,那龙倩儿天生就是个大心脏的家伙,根本不搭理这茬儿,只跟身边的姐妹玩笑,讲那大笨狗熊和县令光头强的故事,只将一旁听着的雷夫人笑得气也岔了,筷子也掉到了地上。这之后的王杰,龙家,郭家的姐妹们,就真正成了在酒桌上行令争宠,决定排位的了,而听那王夫人的口气,要是表现不好,那可真就有机会贬低下去,变成这里某位姐妹的丫鬟下人的!